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极限下载 >正文

一朵很旧的云

时间2019-09-23 来源:轮回游戏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时光流转得很快,六月转眼就到了,天气变得愈加燥热起来。晴空万里,天上有形单影只的云。整个世界在耀眼的白光里衬得万分宁静,像没有说出口的。偶尔有风把树冠摇成巨浪,绿叶沙沙作响,的撕扯着世界的安宁。那段的午后,我常常躺在走廊的板凳上。光打在我的眼睑,烙下暗红的眼影,营造出一种昏昏欲睡的幻觉。恍惚间,听见天空传来一遍又一遍的歌声,像风把我们的唱进那个夏季里的云。

  六月六号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历史课,由你代替历史给我们复习。其他班级已经放学,九零四是一如往常的补课。因为天气太热,我们搬去了楼下对面的八零二上课。你在讲台上翻书提问,被叫到的人要站起来背出某个必背段落。和你熟络的人不多,真正认可你的更少,提问只能在聊聊十几人之间举行。剩下的人自顾自的看书做题,课堂秩序要靠提问和回答的声音来艰难管理。我不理会你们的复习,孤独的做着数学题,孤独的数天上的云。窗外明晃晃的光线锐利得要刺穿大地,我的看着它,觉得它也寂寞得要同我说话。你突然叫了我,在下课铃刚好打响的时候。声音很温柔,带有试探性。我想,你懂我那段日子的不近人情。我没有回答,起身教室。身后一片寂寂,地上滚落着谁的温柔。

  我想去九零四拿走落下的书,你碎步跟了我一路。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你刚好走到楼梯口。你焦急的拦住我,略带委屈的开口,“对不起”,声音在呼呼啦啦的风里显得极其微弱。我停顿了两秒,转身冷漠的往天台上走。日照从楼梯中间的窗户探出头,在我身后投下瘦长的影子。我偷偷回头,余光扫见你抬了抬手。空气里漂浮着微弱的喘息,而你低着头,任风把你的头发吹得凌乱。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看那个寂寞的影子。我涌上说武汉治癫痫医院那个好不出的,可还是转身上了楼。

  你可知道,如果你再多看一眼,也许会看到,那个寂寞的影子下掩藏着一颗快要破裂的心。

  如果我不走,如果你没有抬手。

  那天晚上我站在夜色里,恍惚间总觉得天空要跟我说些什么。我抬头仰望窗外的天,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可话就这样脱了口。我想,风能把它温柔裹藏,像蒲公英一样,软绵绵的落在谁的心上。可它没有翅膀,最终还是孤独的,落在我的心上。

  那个难过的夜晚我对自己说,过了这个夏天,请让我走。

  六月八号下午,历史的复习课。

  日光泛滥成灾,室内的空气栖在皮肤上都会有一种温热的触感。许多学生都无法静心学习,扇着课本在走廊和教室之间往往复复的走,从燥热的风里获取一种饮鸩止渴般的快感。因为不是最后一节课,楼下的教室都还在上课,我们无处可去,于是你提议大家到实验室前的走廊上去复习。教室很热,大家其实早就待不下去了,但因为是你的提议,相当多的学生一直叛逆的不走。原本在走廊上背书的那部分学生重新回到教室里,像是被烤焦了一样粘在椅子上不再起来走动。

  而我,因为对你的冷漠依旧没有散去,也就迟迟不走。你看在眼里,但没有说我,只是站在门口,显得很孤独,很疲惫。阳光透过橘黄色调的窗帘,染上了深深的琥珀色,视线里反添一丝昏暗,像夜晚时分天桥下的那盏灯。光线把教室的格调装饰得十分老旧,宛如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定格住了你落拓的脸。Zh站在教室后门,沙哑着喉咙对教室里剩下的人喊,“你们这样对得起历史老师吗?”很少见她这样认真,我才假成年男性睡觉抽搐装刚收拾好书本,面无表情的从你身边走过。你们走在我身后,不再管教室里的人。我和你背对着靠在柱子上,低着头看书,没有话说。走廊上飘过一片硕大的云影,像柔软的绸缎藏下了光线的刀锋。我抬头看云的时候,你从身后探出脑袋看我。你轻咬着嘴唇没有说话,眉宇间锁着一朵灰色的云,空气里只剩下疲惫的。我背过身把书合上,眼角瞥见你没再回头。

  你不懂。我不能看你的,我很怕自己的心会痛。

  黄昏时候起了很大的风,撩拨着女生的发丝,拂乱了每个人的身影。谁,头发上的淡淡香味,偷偷藏进我的鼻子里。谁,落拓消沉的表情,刺痛了我言不由衷的心。

  那个时候,我像是从你脸上看到了自己。在你落拓消沉的时候。

  燥热的空气从唇边轻轻掠过,那些没说出口的话变成了记忆默片里微微浮动的白色斑点,变成了漂在时间长河上的一具具尸体。它们把秘密永远的藏进时间,任谁往后都再不能逼它们说。

  那段岁月很是阴暗,沉沦在里边的人都想出走。于你,于我,于那时候。

  那天(2019.4.28),我忽然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清晨送来滔天大水,而我站在还没来得及封墙的危耸入云的楼层,看着风把云吹过一个又一个的山顶,看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流抚过脚下贫瘠的土地。雨水呜咽出苍凉的提琴声,在干涸的大地上像树的叶脉一样伸展开,又在我眼前汇聚成河。河对岸是一座废墟,和这片大地一样满目疮痍。有个从天空传来的声音告诉我那原本是一座学校,我果真从水里看清了它原来的模样。

  朦朦胧胧的流云下,一个穿着红白校服的少哪家医院可以看癫娴病年突然闯入我的视野里,他淌着水流疾走,要到河对岸去。我张口喊他注意,身旁的流云便趁机攫取了我话里的每个字音,软绵绵的朝插在云里的山峰撞去。远处的山谷里传来沉闷的回响,辐射到了整片广袤无垠的大地。可他听不见我的声音,跌撞的向河中心跑去。

  后来我追了上去,他已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流云突然下降得很低,像迷雾一样笼罩着我的身体。我对周围的环境了判断力,只任身边疾走的云推着我徐行。我站在水面上,仿若失去航力的一叶扁舟,不问去向的缓缓行进。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沉下去,模模糊糊的涟漪里似有那个少年的倒影。

  云雾散尽时,我只身站在九零四里。

  教学楼下远远的传来课间操的声音,教室附近有哨子声在催促学生下楼。哨声越来越近,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是在逃课间操,匆忙的走出教室要找地方藏。里,高中的时候我也经常想方设法的每天六点十分的早操。想来,梦大概是现实的部分反应。

  我走出教室,与一个女生迎面相逢。她穿着长裙,口哨像头巾一样绑在头上。她从实验室那边的走廊朝我走来,问我要去哪里。我没有理她,慌忙往楼上天台跑去。她在身后焦急的喊我的名字,问我要去哪里,要去哪里。天壁上的流云忽然转向,化作一片透明的瀑布朝走廊倾下,在我身后投下长长的身影。梦里她没有追上来,只是怯弱的站在楼道口那里,低头看着水里的阴影,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声音变得很弱很低,像来自遥远的天空。风把泼进走廊的雨水撕扯成线,断断续续的打在她的碎花洋裙。而我只是匆匆回头一瞥,加快脚步往天台跑去。

  一如既往的傲慢。一如既往的不可理喻。一如八年前的那个夏天郑州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生里,我冷漠的撇下你,而你焦急而又委屈的声音在我身后生生不息。只是,梦里没有八年前那种心快要碎裂的痛感。只是很平静,很平静。

  天空依然传来她微弱的声音,像谁在我耳边绵绵絮语。而我,平静的站在四楼楼道口那里。左手边四楼的教室在雨水的冲刷里慢慢倒下,废墟中翻涌出一箱一箱的番薯地。天台上新封了一道银白色的门,上面绑着节日里的小彩灯。灯亮的时候,就会有闪电栖息在缠绕的电线上,像海浪一样往返翻腾。我伸出手要去触摸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是一道电门。

  梦里我突然想到,日后如果跟慢我许多届的学弟学妹们聊起这里,那我就该从我还可以在天台上看星空的时候说起,再到我离开之后天台上新设了一道铁门,最后才是被封印在蓝白色的闪电里,而另一边,番薯的嫩芽钻出了新翻的泥土地。

  梦里,我没有为此感到,眼里却不停的翻涌着泪水。好像,流泪才是不悲伤的表现。

  天空依然传来一个声音,她一遍一遍的问我,你要去哪里,你要去哪里。

  听起来,好像谁的对不起。

  是么?

  我起身翻开窗帘,窗外是浓重的夜。

  如今,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朵云了。也许,它依然是万里晴空下一朵形单影只的云。也许,它是落在我心头上某个季节里的雨。也许,它早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广袤无垠的天地间,像我的往事,再无法触及。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朵云了,但我依旧常常会仰望天际。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失明了,我风能够作我的眼睛,代我看看,天上有没有一朵很旧的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